0%

面对中国社会的内卷化,作为普通人应该如何应对

内卷的解决,无外乎两个大方向:1,扩大资源总量;2,减少竞争人数

这是句废话。

然后,扩大资源总量,又有三个典型套路:1.1,提高附加值和规模;1.2,围绕资源不均衡的再分配;1.3,丰富对 “资源” 的定义,丰富路径的多元化。

而减少竞争人数,又有三个典型套路:2.1,通过丰富路径的多元化来降低每一条赛道的人数;2.2,让更多的人彻底放弃对参与竞争的兴趣;2.3,杀人。

具体比喻或比方来说就是,

1.1:入关(口号背后是四个自信、中国制造 2025、一带一路、产业升级、亚投行、人类文明共同体、人民币全球化…… 是大连,是长兴岛)

1.2:杀土豪分田地

1.3,搬家去鹤岗,去蓝翔,去新东方,去打篮球 + 说唱

2.1,搬家去鹤岗,去蓝翔,去新东方,去打篮球 + 说唱

2.2,租鸡青一

2.3,重复封建时代的历史循环

围绕中国的现状来说,简单分析,点到为止:

1.1:成功了无上限,但进程有困难,也可能不成功,且有可能有人会当炮灰

1.2:上限确定,既在绝对平均,且 “均贫富” 不会导致 “均贫” 的错误假设下,人均最多每年 2-3 万元人民币的可支配收入(1 万美元 乘 0.5 乘 7),依然等同于碎钱

2.3:21 世纪了,有点儿人性好不好

于是,作为 “普通人”,最直接且立竿见影的,应对内卷的方法是,

1.3 既 2.1,学个什么营生的手艺,别太累,搬家去 “鹤岗”。年轻时多玩儿多搞黄色,差不多了就找个匹配的伴儿,多生孩子,好好过小日子。

2.2,非不喜欢 “鹤岗”,非要在一线城市呆着,那就降低欲望,放弃竞争,甚至放弃婚配和繁衍,安心赚 100 花 100,吃饱了就搞一搞,就这么过下去。

1.2,如果你年均可支配收入低于 3 万元人民币,那么可以多多追求这个,同时期待我国的 “均贫富” 事业,能神奇般地不导致“均贫”,于是竟然能维持在人均 3 万的水平上而不骤降。

1.1,肉身参与、或精神支持、或起码不反对入关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