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张麻子:“师爷,您给翻译翻译,什么叫后浪,翻译翻译,什么,叫后浪”

汤师爷:“这还用翻译,年轻人嘛,新一代,都说了……”

张麻子:“我让你翻译给我听,什么叫后浪!”

汤师爷::“不用翻译,就是后浪啊,热爱生活嘛……”

黄老爷:“难道你听不懂什么叫后浪?”

张麻子:“我就想让你翻译翻译,什么,叫后浪!!!”

汤师爷:“后浪嘛!”

张麻子:“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他妈的叫后浪!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后浪!”

汤师爷:“什么他妈的叫后浪啊?”

黄老爷:“后浪就是新一代青年,可以选择玩单反,开跑车,玩跳伞,在欧洲旅游拍vlog,明白了吗?”

汤师爷:“这就是后浪呀!”

张麻子:“翻译翻译”

汤师爷,黄老爷:“…..???”

张麻子:“翻译翻译!”

汤师爷:“后浪,就是前浪的儿子和女儿!”

张麻子:“噢,大哥这他妈是后浪啊。”

面试官问我:“看你简历之前,先问你一个问题,全民学Python编程可行么?”

我冷笑。

我知道他想要我回答“可以”,实际上可以个屁,如果不是因为吃青菜面的时候没钱加鸡蛋,我可能立刻拍桌子告诉他:全民学office可行吗?全民健身可行吗?全民学英语可行吗?什么全民全民全民,说出来不就是想跨界割韭菜,前端时间还全民学空气币!学抖音!一群镰刀渣!

但我想吃煎蛋了。楼下餐馆的小姐姐虽然不够好看,也不够温柔,煎蛋的油可能太油,我还是想吃煎蛋。

但是如果我没有这份工作,我可能连青菜面都吃不上了。

所以我立刻转成了高冷笑,然后转成了高深莫测笑,呡了口白开水,我淡定的说:“当然可以”。

“Python太适合大家来学习了!小朋友可以学,什么scratch,拖拽图形,不专业,低级!满足不了有钱人的父母的需要,拉不开差距!要钱投资在孩子身上是为了干嘛,当然就是要拉开差距,家庭月收入10万和家庭月收入5000的人,在一个教室里同样的老师学同样难度的scratch?怎么拉开差距?必须要学高大上的Python!你要说Python怎么高大上了?现在最火的人工智能知道么,全是Python写的!会Python,你就已经打开了人工智能之路,年薪200万!值不值?你要跟他讲,先学语文再拿诺贝尔文学奖,没人信。你要说先学会打字,再哪诺贝尔文学奖,他就信了!什么数学,算法都让一边去,得Python者得天下!你看,小孩子的群体有了吧?高考都考Python呢!”

“大学生呢?大学生计算机系的要不要学?要不要学?要不要学?学c?学JAVA?学PHP?学js?学oc?low!学c的饿死了,学JAVA的竞争激烈,学PHP的没人要,学js的没技术含量!而且,Python简单,强大,人人学得会!你看,隔壁7岁小朋友都在学Python!而且入门月薪就过万,你说招聘岗位上没有Python的职位?你看这不有十几家公司找Python的么?说明你先人一步,难道等烂大街的时候再学?你看那家叫什么修真院的公司没?说学JAVA找到工作要900小时的编程时间,900小时,你有那么多时间没?Python不一样,每周两个小时听听课,2个月就能找工作了!你看,爬虫10分钟教程,简单吧?5分钟搭个web网站,简单吧?效率就是价值,这就是Python值钱的原因!”

“你说你不是科班生?你是土木机械电子的?那更要学Python了!计科专业都去做JAVA和c了,你当然学Python了,不然你也学不会别的啊。osi七层模型你不懂吧?数据结构你不懂吧?编译原理你不懂吧?不懂就对了,人家学四年,你现在学四个月,人生苦短,我学Python,你看,3分钟,就能解析一个文本了,快不快?连IDE都不用,直接Vim上!酷炫!”

“你说你不想做研发,你是一个产品运营?那必须学Python啊,运营是不是要数据分析?你看这个,拿Excel表格分析数据的十年运营,薪水1万5,你看这个,用Python分析数据的半年运营,薪水2万8!还是因为老板天天请他吃烧烤留下来的,你看螃蟹都想从9.9爬到19.9的篮子里,人难道不想有上进薪么?”

“你说你压根不是互联网行业的?哎呦喂你幸好问到我了。现在万物联网,连潘石屹都在学Python,一个盖房子的搬砖之余都不忘融入互联网的潮流,这就是大势!你可以不当程序员,但是你不可以不懂编程!你娶不了苍老师,难道就不像苍老师学习了么。python是什么,是赋能工具,链接旧世界和互联网新世界的桥梁!而且,领导知道你会Python,肯定加薪,为嘛?爱学习!妹子知道你会Python,肯定崇拜你,为什么?会编程的人都好厉害!你是个妹子,更得会Python,为什么?会跳舞会唱歌的妹子多了去,有几个妹子会编程?酷!”

“你说你都退休了?年纪大了?那不更得学Python了?老两口在家寂寞吧?手机都用不利索,跟子孙拿来的共同语言?学Python多好,学会了谁还想带孙子玩呀!你看能抓全世界的图!教你爬虫,大爷你看,这是美国的,这是日本的,这是澳大利亚的,都会自动更新!学不学?难道去跳广场舞重新投入江湖争斗啊?算了吧,人心险恶,你学Python。”

“您看,什么人不需要学Python?”

面试官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说:“你被录用了,很适合做一个电话销售,底薪1500,其他靠提成。现在,告诉我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我很激动,紧紧握着面试官的手,说:“我学了2个月的Python,找了3年的工作。”

面试官也很激动地握着你的手:我招了这么久的Python程序员,终于招到一个靠谱的电话销售

关键要看是真学,还是真娱乐。

拿经济学作例子。

B站林毅夫的视频差不多有五六十个小时的总量,温铁军已经过了两百个小时,甚至还有黄奇帆。这些人都是中国大量经济决策的参与者与主导者,听几十个小时,很多国内议题的大体逻辑就有了。

对本土流派不感兴趣的话,还有曼昆、萨缪尔森、弗里德曼、科斯等等,都是宗师级人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的斯蒂格利茨这么没牌面,B站没什么人上传。

如果说就是闲着听一耳朵,懒得去系统性学习,那也有很多顶级大学的入门课程。清华北大,耶鲁哈佛,这些大学在前几年的慕课浪潮中,生产了大量浅显又精准的入门课程,基本都有中文字幕,是爱好者的福音。

只要二十个小时,你就是哈佛云校友。

作为吹逼爱好者,我个人就很喜欢一边钢铁雄心太吾绘卷,一边开着CPA、CFA的课程做背景音。这几年下来,靠金融挣钱坚决不敢,靠金融吹逼样样都会,也算满足了一点虚荣心。

就算听不懂,一想到不少人要花好几万才能听这样的课,全神贯注发际线后退,而爷在打游戏,又多了一种白嫖的快感。

但这是真打算学的,至少学点。

不打算学的,骨子里奔着娱乐去的,那海了去了。这样的内容也挺多,为了避免私信被爆,咱还是不提名字了。

为什么说很多人骨子里是奔着娱乐呢?因为他们不是奔着知识,甚至不是奔着吹逼的知识。因为要吹逼你还是要形成基本的知识体系,基本概念不能跑太偏。

奔着娱乐,本质是无法接受自己的时间是无产出的,也恐惧无法参与到知识水平高的讨论中,但又无法形成基础的注意力和信息梳理能力。

学习是有一定门槛的,迈过去嫌累,待在门槛外又羡慕里面的热闹,所以就寄希望于找些方便的梯子。

要声明:没有看不起这些娱乐内容生产者的意思。

市场有需要,就一定会有人去生产这些内容。有人读经济学人也有人读太阳报,生态位摆在这里,买卖天经地义。

那些娱乐内容我也喜欢看,不过看的时候不是以学习者的身份,而是内容创作者的身份:

哇,这件事很普通,这哥们是怎么讲得云里雾里高深莫测的?哇,这件事很公开,这哥们是怎么讲得消息灵通无所不知的?

之前我吐槽某人洗稿,结果被他的粉丝摁在地上摩擦,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

你行你上啊。

真不行,把一件长这样的事说成长那样,咱是真不行。

这二者没有高低之别,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欺骗自己。明明花的时间是去娱乐,结果骗自己是去学习。

我天天和你们口嗨吹逼,但大家都知道彼此是键盘侠,不是国师。真扔个村给我管,我立马屁滚尿流另请高明吧我也不是谦虚。

自知之明嘛。只要学生不产生这种“啊我在学习啊”的幻觉,那都是好事。因为他们在娱乐之余,会开始认真去找找专业的内容,不说登堂入室,也能一窥门径。

怕就怕待在这幻觉里出不来的,那就真成韭菜了。放心我不会说你什么,韭菜也是个人选择。我顶多想法儿含泪把你转给我卖课的兄弟,至少咱们割韭菜割得轻点嘛。

很多人的核心观点是:这部剧本身就是把一群烂人聚在一起吐槽,既歧视东欧妓女,也歧视吸毒黑人,同时歧视滥交白妹,所以这部剧没有特别歧视Han,这就是一部以吐槽为主题的电视剧,你们这些玻璃心不懂。

以上关于其他种族角色的分析,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不论是卖淫、滥交、盗窃还是吸毒,在传统道德和价值观中都是污点,虽然剧中角色的污点设置大多来自与其所属种族的刻板印象,但这些角色本身确实都“做错了事”,都值得吐槽。

但问题在于,Han做错了什么?

这里请不要从剧中的个别情节来以点概面,试图证明Han本身也是有道德污点的,请抓住主要矛盾,也就是从角色的核心属性来看,Han做错了什么?他滥交?吸毒?偷窃?组织卖淫?不求上进?

答案是,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就是一个辛勤工作、兢兢业业的小老板,他唯一做错的,就在于他长了个五短身材,所以他理应被嘲笑和歧视、被调侃其性器官,而他之所以是五短身材,只是因为这个角色的设定是亚裔男性。

明白了吗?其他人的错,在于他们的品德,而Han的错,在于他的身体。也就是说,假如其他角色洗心革面,那他们依然是好人、是有社会地位的人,而Han是不可能再长高了,所以他永远是个三寸丁,所以他理应永远被嘲笑和歧视、被调侃其性器官。

1963年,马丁路德金发表旷世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其中非常著名的一句话是:“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判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编剧们会没有读过《我有一个梦想》?他们会不知道品德与肤色的关系?

这就是整部剧的腹黑之处,表面上看起来大家都很“平等”,都是用来被歧视的,但实际上歧视与歧视之间是不同的,一种是品德方面的歧视,另一种是基因方面的歧视,哪种歧视更严重就不用细说了吧,你能改变品德,但你能改变基因吗?

换句话说,这种歧视系统的潜台词就是:如果你不是亚裔男性,那你只要不自我堕落,你就是“正常的”;而如果你是亚裔男性,那不论你如何努力,你都是“不正常的”。

还不明白?翻译一下:其他各色人种,只要不自我堕落,就远比亚裔男性更强、更好、更高级。

这话没用。

有人发明了神学来证明自己血统的神圣,那些神圣的家族如今在哪里?他们的王国与权柄呢?那些虔诚的追随者呢?

人是根本的目的,将目的偏移了人的那一刻,手段就注定了失败。多少人尝试用立法来保护自己的财产,他们的财产如今在哪里?多少人想用理论建设来论证自身的合法性,那些理论又拯救了谁?

他们都是有罪的吗?肯定不是。翻几页史书就知道,有高尚的贵族,无私的资本家,博爱的奴隶主。有些原始积累,真的相当干净,当他们被送上断头台时,谁不感慨唏嘘。

但是历史就是这样,人的意志也是这样,就像一头视力鸟差的熊瞎子。一巴掌拍下来,只拍到一个群体,锋利的爪子没有闲情去分辨无辜的个人。

所以,当你明显感到不公平在加剧时,你当然可以为不公平去辩解。因为很多不公平,还真是合法合理的,我祖上,我祖上的祖上,有鼻有眼,有理有据。

但真是有理有据吗?在你祖上奋力奔跑时,起跑线是齐的吗?所有人都听到了发令枪枪响吗?大家的负重都一样吗?

你说不清现在积累的,多少是个人奋斗,多少是历史进程。那你就无法阻挡愤怒的盲目:你说不清,对方也没必要分清。

面对社会意志这个近乎混沌的系统,讲道理也要讲平衡,讲正义也要讲寡均。你煞费苦心抛出一条完美精细的证据链,可知刘项从来不读书?

首先,我们编程都是用的高级语言(写汇编和机器语言的大牛们除外),计算机不能直接理解高级语言,只能理解和运行机器语言,所以必须要把高级语言翻译成机器语言,计算机才能运行高级语言所编写的程序。

说到翻译,其实翻译的方式有两种,一个是编译,一个是解释。两种方式只是翻译的时间不同。

用编译型语言写的程序执行之前,需要一个专门的编译过程,通过编译系统(不仅仅只是通过编译器,编译器只是编译系统的一部分)把高级语言翻译成机器语言(具体翻译过程可以参看下图),把源高级程序编译成为机器语言文件,比如windows下的exe文件。以后就可以直接运行而不需要编译了,因为编译只做了一次,运行时不需要编译,所以编译型语言的程序执行效率高,但也不能一概而论,部分解释型语言的解释器通过在运行时动态优化代码,甚至能够使解释型语言的性能超过编译型语言。

解释则不同,解释型语言编写的程序不需要编译。解释型语言在运行的时候才翻译,比如VB语言,在执行的时候,专门有一个解释器能够将VB语言翻译成机器语言,每个语句都是执行的时候才翻译。这样解释型语言每执行一次就要翻译一次,效率比较低。

编译型与解释型,两者各有利弊。前者由于程序执行速度快,同等条件下对系统要求较低,因此像开发操作系统、大型应用程序、数据库系统等时都采用它,像C/C++、Pascal/Object Pascal(Delphi)等都是编译语言,而一些网页脚本、服务器脚本及辅助开发接口这样的对速度要求不高、对不同系统平台间的兼容性有一定要求的程序则通常使用解释性语言,如JavaScript、VBScript、Perl、Python、Ruby、MATLAB 等等。

但随着硬件的升级和设计思想的变革,编译型和解释型语言越来越笼统,主要体现在一些新兴的高级语言上,而解释型语言的自身特点也使得编译器厂商愿意花费更多成本来优化解释器,解释型语言性能超过编译型语言也是必然的。

说到这里,我们有必要说一下java与C#。解释型语言和编译型语言的区别

JAVA语言是一种编译型-解释型语言,同时具备编译特性和解释特性(其实,确切的说java就是解释型语言,其所谓的编译过程只是将.java文件编译成平台无关的字节码.class文件,并不是向C一样编译成可执行的机器语言。作为编译型语言,JAVA程序要被统一编译成字节码文件——文件后缀是class。此种文件在java中又称为类文件。java类文件不能再计算机上直接执行,它需要被java虚拟机编译成本地的机器码后才能执行,而java虚拟机的编译过程则是解释性的。java字节码文件首先被加载到计算机内存中,然后读出一条指令,翻译一条指令,执行一条指令,该过程被称为java语言的解释执行,是由java虚拟机完成的。而在现实中,java开发工具JDK提供了两个很重要的命令来完成上面的编译和解释(翻译)过程。两个命令分别是java.exe和javac.exe,前者加载java类文件,并逐步对字节码文件进行编译,而另一个命令则对应了java语言的解释(javac.exe)过程。在次序上,java语言是要先进行编译的过程,接着解释执行。

C#语言是编译型语言,但其“编译”过程比较特殊,具体说明如下:

C#程序在第一次运行的时候,会依赖其.NET Frameworker平台,编译成IL中间码),然后由JIT compiler翻译成本地的机器码执行。从第二次在运行相同的程序,则不需要再执行以上编译和翻译过程,而是直接运行第一次翻译成的机器码。所以对于C#来说,通常第一次运行时间会很长,但从第二次开始,程序的执行时间会快很多。

那么,C#为什么要进行两次“编译”呢?其实,微软想通过动态编译(由JIT compiler工具实现)来实现其程序运行的最优化。如果代码在运行前进行动态编译运行,那么JIT compiler可以很智能的根据你本地机器的硬件条件来进行优化,比如使用更好的register,机器指令等等,而不是像原来那样,build一份程序针对所有硬件的机器跑,没有充分利用各个机器的条件。

另外,还有我们经常用到的脚本语言,比如JavaScript、Shell等语言都是脚本语言,本质上来说,脚本语言就是解释型语言。

美国不是美国人民的美国,而是全世界权贵的美国,本质上是一个被寄生的躯壳,而寄生虫对母体,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

某些人在教育我等无知群众的时候总是喜欢强调 “有钱人 / 有权人 / 聪明人都往美国跑”,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往美国跑是因为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吗?

我以为 16 年川普登基那一波大家已经知道美国人民是个什么水平, 没想到现在还要给大家复述一下

美国人民的平均水平是红白黑墨,村里红脖子 + 城里白左 + 城里黑哥 + 城里墨西哥,这四大天王才是美国人民的主流,川皇前后矛盾,红脖子不觉得有问题,希奶奶黑料一堆,后面三不觉得有问题。

至于什么华尔街精英,硅谷工程师,那都是少数,并且,这些都是可以从国外补充的。对于寄生在美国的全世界权贵而言,红白黑墨的价值不过是就近提供服务和产品,自己再把从全世界掠夺的资源分点残羹剩饭给他们,当然,红白黑墨身上也不是不能榨取东西,比如高昂的学费和医疗,毕竟要算经济账的啊,我要是养这些红白黑墨还不能回本,我养你们干什么?产业转移它不香吗?

比如为啥美国很多公立学校一塌糊涂,连算数都学不好,就放任学生混日子?废话,培养工程师成本多高啊,而且产出低,一百个学生里面就出一两个,何必花这钱,我从东亚和东欧挖人它不香吗?

但是美国并不是第一天这样的,二战前后的美国工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工人,因为当时没法产业转移,只能靠美国自己;冷战结束前,美国自己培养的工程师也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工程师,因为当时没地方挖工程师,只能靠美国自己。

你不能给寄生虫更多的选择,选择一多,它对母体的感情就淡薄了,可以更加敲骨吸髓的压榨母体,这不,红白黑墨就起来造反了,但是即使造反选出了川皇,川皇也不过是个金发崇祯罢了,面对新冠闯王也是束手无策。

如果川皇英明神武,向金统帅学习,起手一个三十天全国隔离,那肯定是一波搞定新冠,但是以红白黑墨的智商能理解这其中的深意吗?他们只知道,老子丢了工作,憋了三十天,最后也没啥大事,这样还能给川皇投票吗?

如果川皇亡羊补牢,向 F4 学习,隔离重点疫区,力求挽救人民群众的生命,等等,你说那些得病的红白黑墨值几个钱?就算死个几十万,开放移民不就马上能填补吗?移民还更便宜,更年轻。美国的医疗系统是用来给红白黑墨救命的吗?这是用来赚钱的!赔本生意不做!

川皇甚至惨到都不能向英国学习,毕竟人家虽然说群体免疫,但是也好歹上至皇室,下至 P 民,都感染了新冠,君主制下,君主对臣子毕竟负有责任。但是在寄生制下,权贵对 P 民有什么责任?到现在美国也没几个位高权重的人与民同病,倒是有参议员知情不报忙着卖股票——有没有品到寄生的内味了?

咱们再回顾下种姓制

第一等级—婆罗门—僧侣贵族,解释宗教经典和祭神。

第二等级—刹帝利—军事贵族和行政贵族,征收各种赋税;

第三等级—吠舍—以布施和纳税的形式来供养前两个等级,主商业;

第四等级—首陀罗—伺候用餐、做饭的高级佣人和工匠组成,是人口最多的种姓。

“第五种姓”—“不可接触者”,“贱民” 或 “达利特”,他们从事最低贱的职业,不算人民。

美帝可以说完美复刻,怪不得印度人喜欢往美国跑,原来是找到了家的感觉。

①全球权贵,没事给大伙灌灌鸡汤,什么人权啊,环保啊,邪恶轴心啊

②大小兵 / 警头,联邦和州的大小官员,对内外进行掠夺和镇压

③工程师为代表的高级劳动者

④红白黑绿等低级劳动者

⑤城市贫民与黑工

疫情在④和⑤里面爆发不能叫 “美国疫情爆发”,只能叫 “疫情在美国爆发”。

从1922年建立到1991年苏联解体共计69年,先后产生了七位最高领导人。

列宁:俄罗斯人,父亲公务员,母亲家庭主妇。

斯大林:格鲁吉亚人,父亲修鞋匠,母亲出身农奴家庭。

赫鲁晓夫:乌克兰的俄罗斯人,父母都是贫苦农民,玉米哥最初是钳工出道。

勃列日涅夫:乌克兰人,父母都是冶金工人,勋章哥也是工人出道。

安德罗波夫:出身铁路工人家庭,年轻时先后干过工人、电报员、电影放映员、水手等工作。

契尔年科:西伯利亚人,父亲是矿场工人,母亲农民,少年时期以雇工身份出道。

戈尔巴乔夫:农民家庭出身,车臣边境线上的俄罗斯人,父亲机修工,母亲务农活,地图哥是靠修理手扶拖拉机出道。

这七位当中,除了列宁出身中产以上,其余全部来自最底层。在苏联之前,这个世界上可曾有过历届最高领导人全部来自底层劳苦大众的政权吗?师爷您给翻译翻译,什么才是真正的皿煮。

另外,苏联的一把手有俄罗斯人,有乌克兰人,有格鲁吉亚人,如果不解体可能还会有哈萨克人。军队的元帅可以是波兰人(罗科索夫斯基),也可以是亚美尼亚人(巴格拉米杨)。

凡事都有两面性,既然问的是苏联带给人类文明进步的意义,那勇士变恶龙的故事就不在本文讨论之列了。把视野放宽到人类文明进步的高度来看,苏联的出现,史无前例地提高了全世界底层人民的社会地位,让屁民们也有实力发出资本不敢忽视的声音。

陈胜吴广在秦末战争中只是一朵不大不小的浪花,却能深刻影响中国两千年,后世历代帝王莫不深以为惮。苏联就是这样一个存在,是对当时肆无忌惮的资本精英和压迫制度喊出“宁有种乎”并付诸行动的先驱。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它的初心和精神,鼓励着一代代底层劳动人民为争取自己的利益而团结奋斗;提醒着贪婪的资本家们注意吃相,达摩克利斯剑从未远去。

  1. Seek wealth, not money or status. Wealth is having assets that earn while you sleep. Money is how we transfer time and wealth. Status is your place in the social hierarchy.

去寻求财富,而非金钱或地位。财富就是你拥有资产,而资产在你睡觉的时候都还在为你赚钱;金钱是我们转换时间和财富的工具;身份是你在社会等级体系里所处的位置。

  1. Understand that ethical wealth creation is possible. If you secretly despise wealth, it will elude you.

要明白一件事:一个人完全可以不靠坑蒙拐骗站着赚取财富。如果你在暗中鄙视财富,那么财富也会躲着你。

  1. Ignore people playing status games. They gain status by attacking people playing wealth creation games.

别去理会那些热衷于玩身份游戏的人,他们通过攻击那些创造财富的人以获得自己的身份。

  1. You’re not going to get rich renting out your time. You must own equity — a piece of a business — to gain your financial freedom.

你不会通过出租自己的时间而变得富有。你必须拥有产权,也就是生意的一部分,以此才能赢得个人财务自由。

  1. You will get rich by giving society what it wants but does not yet know how to get. At scale.

提供社会大众想要但是他们还不知道如何获取的东西,你就会因此而致富。但有一点:你必须规模化地供应社会。

  1. Pick an industry where you can play long term games with long term people.

选择一个你可以长期从事的产业,寻找一批可以一起长期共事的人。

  1. The Internet has massively broadened the possible space of careers. Most people haven’t figured this out yet.

互联网极大拓展了一个人职业生涯的可能性。绝大多数人对此毫无认知。

  1. Play iterated games. All the returns in life, whether in wealth, relationships, or knowledge, come from compound interest.

玩就玩复利游戏。无论是财富,人际关系或者是知识,所有你人生里获得的回报,都来自复利。

  1. Pick business partners with high intelligence, energy, and, above all, integrity.

在选择商业合作伙伴的时候,选择那些高智商、精力旺盛的家伙,但在这一切之上,他应该是个正直诚实的人。

  1. Don’t partner with cynics and pessimists. Their beliefs are self-fulfilling.

不要和愤世嫉俗者和悲观主义者合作,因为他们会任由坏事发生,以此证明他们的负面看法是正确的。

  1. Learn to sell. Learn to build. If you can do both, you will be unstoppable.

学会如何销售,学会如何创建。如果你同时能做到这两件事,你的成功将无可阻挡。

  1. Arm yourself with specific knowledge, accountability, and leverage.

用独到知识,责任感和杠杆武装自己。

  1. Specific knowledge is knowledge that you cannot be trained for. If society can train you, it can train someone else, and replace you.

独到知识是那种不可以通过培训而获得的知识。这是因为,如果这种知识可以经由培训而得,那么其他人同样也可以,并且以此取代你。

  1. Specific knowledge is found by pursuing your genuine curiosity and passion rather than whatever is hot right now.

在真正的好奇心和热情驱使你前进的路上,你更有可能获得独到知识,而不是在追逐潮流热点的闻风起舞脚步里。

  1. Building specific knowledge will feel like play to you but will look like work to others.

创建独到知识的过程对于你就像是在玩,而对于别人则像是工作。

  1. When specific knowledge is taught, it’s through apprenticeships, not schools.

不能通过学校教育教会一个人独到知识,它只能通过学徒制口传身教。

  1. Specific knowledge is often highly technical or creative. It cannot be outsourced or automated.

独到知识通常极富技术性和创造性,因此它不能被外包或自动实现。

  1. Embrace accountability, and take business risks under your own name. Society will reward you with responsibility, equity, and leverage.

拥抱责任感,押上自己的声誉以承担商业风险。社会也会以责任,产权和杠杆作为回报。

  1. The most accountable people have singular, public, and risky brands: Oprah, Trump, Kanye, Elon.

最具责任感的人都具有独一无二的、世人皆知的、敢于冒险的个性特征,如奥普拉、川普、坎耶、埃隆。

  1. “Give me a lever long enough, and a place to stand, and I will move the earth.” — Archimedes

只要给我一根足够长的杠杆,一处可以立足的地方,我就能撬起地球。——阿基米德

  1. Fortunes require leverage. Business leverage comes from capital, people, and products with no marginal cost of replication (code and media).

财富增长需要使用杠杆。商业杠杆有三个来源:1、资本;2、人力;3、复制起来边际成本为零的产品(如:代码和媒体)。

  1. Capital means money. To raise money, apply your specific knowledge, with accountability, and show resulting good judgment.

资本的意思就是钱。想要融资,那就运用你的独到知识,配合你责任感,展示出你良好的判断力。

  1. Labor means people working for you. It’s the oldest and most fought-over form of leverage. Labor leverage will impress your parents, but don’t waste your life chasing it.

人力指的就是为你干活的人,它是最古老也是争夺最激烈的杠杆。人力杠杆会让你父母因为你手下有许多人为你工作而感到骄傲,但你不要浪费生命去追求这一点。

  1. Capital and labor are permissioned leverage. Everyone is chasing capital, but someone has to give it to you. Everyone is trying to lead, but someone has to follow you.

资本和劳动力是需要征得许可才能使用的杠杆。每个人都在追逐资本,但总得有个什么人给你才行;每个人都想要领导其它人,但总得有什么人愿意跟着你才行。

  1. Code and media are permissionless leverage. They’re the leverage behind the newly rich. You can create software and media that works for you while you sleep.

代码和媒体是无需要许可即可使用的杠杆。它们是新贵人群背后的杠杆,你可以通过自己创建的软件和媒体,在睡觉时仍然为你干活。

  1. An army of robots is freely available — it’s just packed in data centers for heat and space efficiency. Use it.

一支机器人军团已经集结待命,只是为了节约空间和热效能,它们被打包放进数据中心。去用吧。

  1. If you can’t code, write books and blogs, record videos and podcasts.

如果你不会编程,那你还可以写书和博客,或者做视频或者音频节目。

  1. Leverage is a force multiplier for your judgement.

杠杆能够成倍地放大你的判断力(所产生的效能)。

  1. Judgement requires experience, but can be built faster by learning foundational skills.

判断力需要经验,但它可以通过学习基本技能的方法更快速地建立起来。

  1. There is no skill called “business.” Avoid business magazines and business classes.

并不存在一种叫做“商业”的能力。尽量避开商业杂志和商业课程。

  1. Study microeconomics, game theory, psychology, persuasion, ethics, mathematics, and computers.

去学习微观经济学、博弈论、心理学、说服术、伦理学、数学和计算机科学。

  1. Reading is faster than listening. Doing is faster than watching.

读比听快,做比看快。

  1. You should be too busy to “do coffee,” while still keeping an uncluttered calendar.

你应该忙得没有社交的时间才对,与此同时你应该始终保证日程安排井井有条。

  1. Set and enforce an aspirational personal hourly rate. If fixing a problem will save less than your hourly rate, ignore it. If outsourcing a task will cost less than your hourly rate, outsource it.

你应该为自己设定一个有抱负的个人时薪数,并且坚持执行。如果解决一个问题所能节省下来的成本低于你的个人时薪,那就忽略这个问题好了;如果一项任务的外包成本低于你的个人时薪,就把它外包出去。

  1. Work as hard as you can. Even though who you work with and what you work on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how hard you work.

尽管你跟谁一起工作、做什么工作,要远比你的努力程度更加重要。但还是要倾尽全力去工作。

  1. Become the best in the world at what you do. Keep redefining what you do until this is true.

你所做的事情,要努力做到世界最好。不断重新定义你在做什么,直到真的做到世界最好。

  1. There are no get rich quick schemes. That’s just someone else getting rich off you.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快速赚钱致富的方法,如果你想要找寻这种方法,那它只会让别人从你身上赚钱致富。

  1. Apply specific knowledge, with leverage, and eventually you will get what you deserve.

运用你的独到知识,配合上杠杆,最终你会得到你应该得到的东西。

  1. When you’re finally wealthy, you’ll realize that it wasn’t what you were seeking in the first place. But that’s for another day.

终有一天当你变得富有,你会发现那一切并不是你最开始想要的东西。但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公司业务类话术:
开会不能叫开会,叫对一下。和技术人员讨论问题要说成和技术盘一下。

出了线上事故要追责,当事人不能称检讨,要称之为复盘事故

成本和产出在ppt里面一定要写成 roi

kpi 过时了,要用okr,反正两者有啥区别我至今混淆不清

特么给社区安装摄像头找狗的活叫深耕生活细分领域

bug太多,修了好几天不能说是修bug,周报里面要说成是持续优化

叫一个技术人员过去给业务打杂,叫做业务支持,叫几个技术人员过去给业务打杂,叫做技术赋能,叫一群技术人员过去给业务打杂,叫做中台赋能,把公司的所有技术骨干都叫过去过去给业务打杂,叫做中台转型战略

做了一个公司少数几个部门在用的服务,叫做技术沉淀,做了一个很多部门都在用的服务,叫做中台技术沉淀,做了一个很多公司都在用的服务叫做对外技术输出,做了一个全球码农都在用的叫。。。轮子,这个没变

公司里面有头有脸的技术员工,应该叫崇尚 impact,英文不能写成中文

做业务推进的太凶残,把对方业务团队要做的也给做了,叫做不设边界

叫做 xx 研究院的通常是虚拟组织,并没有确切的部门实体

公司做了很多有用无用产品,放到一起叫做产品矩阵,产品之间的关系,叫做打通产品生态链

把a产品的流量打到b产品叫做导流,导流不起作用叫做产品生态隔离

看人家做了产品自己也跟风过去做不能叫跟风,叫做搭建公司防御性产品。跟风足够快,叫做进攻性产品

技术类话术:
给广告配个图叫样式优选,配图的来源不能说成图像数据集,要称之为物料库,特征不能叫特征,叫语料

做召回不小心召回过多,如果有效叫扩触发,无效叫做过触发

item 冷启过程叫做爬坡,直接飞到你的模型,你模型 oov了,不能说成是查表查不到,要叫做新触达

强化学习explore过程,我第一次知道产品层面叫做价值上探,你说强化学习探索就是随机投,估计会被产品骂死

怕出事故写了一个 try except 类型的代码,叫做兜底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