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小破站学习

关键要看是真学,还是真娱乐。

拿经济学作例子。

B站林毅夫的视频差不多有五六十个小时的总量,温铁军已经过了两百个小时,甚至还有黄奇帆。这些人都是中国大量经济决策的参与者与主导者,听几十个小时,很多国内议题的大体逻辑就有了。

对本土流派不感兴趣的话,还有曼昆、萨缪尔森、弗里德曼、科斯等等,都是宗师级人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的斯蒂格利茨这么没牌面,B站没什么人上传。

如果说就是闲着听一耳朵,懒得去系统性学习,那也有很多顶级大学的入门课程。清华北大,耶鲁哈佛,这些大学在前几年的慕课浪潮中,生产了大量浅显又精准的入门课程,基本都有中文字幕,是爱好者的福音。

只要二十个小时,你就是哈佛云校友。

作为吹逼爱好者,我个人就很喜欢一边钢铁雄心太吾绘卷,一边开着CPA、CFA的课程做背景音。这几年下来,靠金融挣钱坚决不敢,靠金融吹逼样样都会,也算满足了一点虚荣心。

就算听不懂,一想到不少人要花好几万才能听这样的课,全神贯注发际线后退,而爷在打游戏,又多了一种白嫖的快感。

但这是真打算学的,至少学点。

不打算学的,骨子里奔着娱乐去的,那海了去了。这样的内容也挺多,为了避免私信被爆,咱还是不提名字了。

为什么说很多人骨子里是奔着娱乐呢?因为他们不是奔着知识,甚至不是奔着吹逼的知识。因为要吹逼你还是要形成基本的知识体系,基本概念不能跑太偏。

奔着娱乐,本质是无法接受自己的时间是无产出的,也恐惧无法参与到知识水平高的讨论中,但又无法形成基础的注意力和信息梳理能力。

学习是有一定门槛的,迈过去嫌累,待在门槛外又羡慕里面的热闹,所以就寄希望于找些方便的梯子。

要声明:没有看不起这些娱乐内容生产者的意思。

市场有需要,就一定会有人去生产这些内容。有人读经济学人也有人读太阳报,生态位摆在这里,买卖天经地义。

那些娱乐内容我也喜欢看,不过看的时候不是以学习者的身份,而是内容创作者的身份:

哇,这件事很普通,这哥们是怎么讲得云里雾里高深莫测的?哇,这件事很公开,这哥们是怎么讲得消息灵通无所不知的?

之前我吐槽某人洗稿,结果被他的粉丝摁在地上摩擦,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

你行你上啊。

真不行,把一件长这样的事说成长那样,咱是真不行。

这二者没有高低之别,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欺骗自己。明明花的时间是去娱乐,结果骗自己是去学习。

我天天和你们口嗨吹逼,但大家都知道彼此是键盘侠,不是国师。真扔个村给我管,我立马屁滚尿流另请高明吧我也不是谦虚。

自知之明嘛。只要学生不产生这种“啊我在学习啊”的幻觉,那都是好事。因为他们在娱乐之余,会开始认真去找找专业的内容,不说登堂入室,也能一窥门径。

怕就怕待在这幻觉里出不来的,那就真成韭菜了。放心我不会说你什么,韭菜也是个人选择。我顶多想法儿含泪把你转给我卖课的兄弟,至少咱们割韭菜割得轻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