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国疫情

美国不是美国人民的美国,而是全世界权贵的美国,本质上是一个被寄生的躯壳,而寄生虫对母体,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

某些人在教育我等无知群众的时候总是喜欢强调 “有钱人 / 有权人 / 聪明人都往美国跑”,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往美国跑是因为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吗?

我以为 16 年川普登基那一波大家已经知道美国人民是个什么水平, 没想到现在还要给大家复述一下

美国人民的平均水平是红白黑墨,村里红脖子 + 城里白左 + 城里黑哥 + 城里墨西哥,这四大天王才是美国人民的主流,川皇前后矛盾,红脖子不觉得有问题,希奶奶黑料一堆,后面三不觉得有问题。

至于什么华尔街精英,硅谷工程师,那都是少数,并且,这些都是可以从国外补充的。对于寄生在美国的全世界权贵而言,红白黑墨的价值不过是就近提供服务和产品,自己再把从全世界掠夺的资源分点残羹剩饭给他们,当然,红白黑墨身上也不是不能榨取东西,比如高昂的学费和医疗,毕竟要算经济账的啊,我要是养这些红白黑墨还不能回本,我养你们干什么?产业转移它不香吗?

比如为啥美国很多公立学校一塌糊涂,连算数都学不好,就放任学生混日子?废话,培养工程师成本多高啊,而且产出低,一百个学生里面就出一两个,何必花这钱,我从东亚和东欧挖人它不香吗?

但是美国并不是第一天这样的,二战前后的美国工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工人,因为当时没法产业转移,只能靠美国自己;冷战结束前,美国自己培养的工程师也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工程师,因为当时没地方挖工程师,只能靠美国自己。

你不能给寄生虫更多的选择,选择一多,它对母体的感情就淡薄了,可以更加敲骨吸髓的压榨母体,这不,红白黑墨就起来造反了,但是即使造反选出了川皇,川皇也不过是个金发崇祯罢了,面对新冠闯王也是束手无策。

如果川皇英明神武,向金统帅学习,起手一个三十天全国隔离,那肯定是一波搞定新冠,但是以红白黑墨的智商能理解这其中的深意吗?他们只知道,老子丢了工作,憋了三十天,最后也没啥大事,这样还能给川皇投票吗?

如果川皇亡羊补牢,向 F4 学习,隔离重点疫区,力求挽救人民群众的生命,等等,你说那些得病的红白黑墨值几个钱?就算死个几十万,开放移民不就马上能填补吗?移民还更便宜,更年轻。美国的医疗系统是用来给红白黑墨救命的吗?这是用来赚钱的!赔本生意不做!

川皇甚至惨到都不能向英国学习,毕竟人家虽然说群体免疫,但是也好歹上至皇室,下至 P 民,都感染了新冠,君主制下,君主对臣子毕竟负有责任。但是在寄生制下,权贵对 P 民有什么责任?到现在美国也没几个位高权重的人与民同病,倒是有参议员知情不报忙着卖股票——有没有品到寄生的内味了?

咱们再回顾下种姓制

第一等级—婆罗门—僧侣贵族,解释宗教经典和祭神。

第二等级—刹帝利—军事贵族和行政贵族,征收各种赋税;

第三等级—吠舍—以布施和纳税的形式来供养前两个等级,主商业;

第四等级—首陀罗—伺候用餐、做饭的高级佣人和工匠组成,是人口最多的种姓。

“第五种姓”—“不可接触者”,“贱民” 或 “达利特”,他们从事最低贱的职业,不算人民。

美帝可以说完美复刻,怪不得印度人喜欢往美国跑,原来是找到了家的感觉。

①全球权贵,没事给大伙灌灌鸡汤,什么人权啊,环保啊,邪恶轴心啊

②大小兵 / 警头,联邦和州的大小官员,对内外进行掠夺和镇压

③工程师为代表的高级劳动者

④红白黑绿等低级劳动者

⑤城市贫民与黑工

疫情在④和⑤里面爆发不能叫 “美国疫情爆发”,只能叫 “疫情在美国爆发”。